汪苏泷:愤怒的,勇敢的,不顾一切的

过去这些年,他听到了非常多让他难过的话,所有这些让他难过的话里,他最不喜欢也最不能接受的是别人明明喜欢他却不愿承认这件事,他甚至说:“瞎diss也能忍啊,可是你喜欢我但...


过去这些年,他听到了非常多让他难过的话,所有这些让他难过的话里,他最不喜欢也最不能接受的是别人明明喜欢他却不愿承认这件事,他甚至说:“瞎diss也能忍啊,可是你喜欢我但是你又不承认,这个才是我最心酸的。”“就是有人说什么‘我竟然开始听汪苏泷了’、‘唉汪苏泷这首歌还挺好的我是不是耳朵有问题了’,或者‘谁能想到我一个仪表堂堂的人私底下会听汪苏泷的歌’,这我真的看得难受。”

他曾经是“总要被贬低”的那一个,但他还没有放弃和这个世界沟通,汪苏泷说,客观非常难做到,但我们还是可以先从简单的做起,比如,慢点下结论。

汪苏泷说:“我以前是一个非常豁达的人,那时候我没有赚很多钱,但我能养活自己,能愉快地做音乐,也会有很多人骂我,但是我从来没有在意过,我每天就是快乐,我甚至觉得听别人骂我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,并且他骂的是歌手汪苏泷,而不是我本人汪苏泷。但慢慢长大了,我反而越来越在意那些我本来不在意的东西,我会觉得,我凭什么不在意呢?这个世界上总有人讲鸡汤,劝你要放下,但如果每个人都放下了,有一些东西就永远不会被打破,所以反正我现在也没事儿,那我就再跟这个世界磕一磕,把我不认可的理再弄一下呗。”

【Q&A】

A:我觉得我非常非常努力,我不知道能让有多少人能看到,但是这个至少,让我的歌迷能看到,我有在认真地打破一些东西,或者我有在认真地证明自己,如果说每个人都活得那么正确,别人说你什么你都无所谓,你就做好自己就好了,可是那你到老了的时候真的不会后悔吗?你不会有遗憾吗?我觉得会的,所以我觉得,反正我现在也没事儿,那我就跟这个世界磕一磕,把我不认可的理弄一下。但是如果我可以给别人建议的话,或者说如果我歌迷看到了,我不希望大家是我这样较真的人,我反而希望大家不要去较这个真,因为我自己是真实地在较真的,较真有时候真的很累,然后,甚至我有时候会希望他们能没那么能听懂我的歌。

Q:我觉得《我是唱作人》这个赛制是很难的一个点是它不能等你准备好了才上场。

事实上,在光合声动音乐有限公司音乐总监、专辑《传世乐章》《登陆计划》《莱芙》的制作人、汪苏泷的长期合作伙伴胡皓看来,汪苏泷能够取得现在这些成绩,一个重要原因,正是“他还比较听劝”,“这跟他面对观众和媒体时有多强势没有关系,听劝是一个中性的词,不是说马路上随便拉来个什么人你都要听,你得知道谁是专业的,但我相信所有大家能看到的成功的歌手,都是听过劝的人。”

A:最近我的思考是,我很怕音乐的形式大于内容,因为现在科技越来越发达,会有很多很特别的音乐,小众,是现在很多人用来标榜自己的东西,但不等于小众的东西就一定是好的,小众里面也还要区分,小众也有好的不好的,商业音乐也有好的跟不好的,没必要拿小众来鄙视主流音乐或者商业音乐。

Q:你觉得你身上有的比较宝贵的品质是什么?

说回那个奖。那是他无比宝贝的奖——最佳专辑,等于从台前幕后的方方面面完全肯定了它的制作方,但晚上回到酒店收拾行李时,汪苏泷还是直接把这个奖杯收进了旅行箱。奖杯是玻璃做的,很可能在托运的过程中碎掉,但汪苏泷没做什么保护措施,也没有因为怕它碎掉而塞进他的背包,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背包已经够沉了,并且,汪苏泷说,背着奖杯,有时会让你记得你得到过什么,而忘记了你还想要什么。

他看起来有点苦恼。此时,距他名为“银河漫游”的2019年巡演还有二十来天,这是对他而言的重要场合,他渴望通过它来证明许多,他暗下决心要在现场制造出一些惊喜,但他还没想好具体要做点什么,不过,他似乎更不能接受让自己的负面情绪影响到别人,在这个苦闷下午的开场,我们的男主角首先转过身来,跟记者开了几个小玩笑,让气氛活络了起来。

“你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?”

但他又不是不爱他们。过去一年他发了三十多首歌,这个产量在这个行业算得上第一梯队。而他高产的原因,除了创作欲旺盛,另外就是,汪苏泷抬头,用下巴指了指会议室的门——门外是大象音乐的工作区,那里有三十几口人等着吃饭,他说:“在这样的事情上,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任性的人。”

A:我最近看了一本书,忘记叫什么名字了,大体讲的就是如何跟压力做朋友、压力的真相这种的。压力这个东西所有人都觉得它是不好的,大家都说不要有压力,澳门AG电子娱乐官网但也有学者做过实验说压力会让你的肾上腺素升高, 电玩城赌场赌让你发挥地更好。

A:我的性格我觉得不算太好, 菲律宾申博官方网址我觉得我可能不是大家眼中那个活得明白的人, 网上真人赌博我的性格有点可能是比较善良和实在吧。另外是以前我还能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的,澳门AG电子娱乐官网但我现在是生活里充满了工作,有点分不开了。这不是好事。

Q:你睡眠状况怎么样?你能保持比较充足的睡眠吗?

A:我非常拧巴,我现在都还在拧巴,我并不是个不拧巴的人。你看《蜘蛛侠》了吗?里面钢铁侠那个好朋友,他就说钢铁侠看起来很风光,其实他自己的内心千疮百孔,他做的每一个决定他都会后悔。就是我觉得,我经历了很多,我无时不刻不在表达,但是我说的很多话都要考虑很久,并且我在不断不断地学习。

有一些明显很刚的例子。关于音乐。之前有一个游戏找他写歌,汪苏泷写好后发给对方,对方听完,询问是否可以加入DJ的元素,汪苏泷想了想,说不行,DJ跟原本的曲调无法搭配,加上会显得不伦不类,但对方仍然执意要加,没办法,汪苏泷只好说,“DJ可以加,我的名字就不要加了。”

不过,一旦没有了“身边的人”,只剩下他自己,事情就会有点难办——汪苏泷正过着和自己沉重的思想包袱作斗争的生活。他一个人呆着就会胡思乱想:发过的歌、没发的歌、已经完成的工作、接下来要做的工作、别人说的话、弹幕、微博评论会一股脑地跳出来,质问他。进入2019年,汪苏泷越发排斥独处,他说,“越独处就越胡思乱想,越胡思乱想心情越down。”他努力让自己留在人群,晚饭的邀约几乎来者不拒,甚至期待能在外面多耗点脑力体力,回家好倒头就睡。

A:其实我觉得永远没有准备好的一天。我以前也有过,甚至现在我身边还有很多朋友会说:等我有一天准备好了我就可以了。但是永远没有准备好的一天的,你去问任何一个人,不会有人说我现在准备好了、我可以了,所有人做事我觉得都是赶鸭子上架。比如《唱作人》在录的过程中也能感觉每个老师都是慌的,没有人会非常笃定地说今天一定能够表现好,当然厉害的老师会更稳一点,但你问他,他一定是慌的,这也是我对我自己的一个说服。因为我也经常会想,等我有一天准备好了我再上,但是你永远会觉得自己不够好。

与我交流的汪苏泷,确实是一个害怕受伤、同时又警惕受伤的人。他既有敏感脆弱的天性(几乎所有的创作者都是这样),又有东北人的幽默,也许还有一丝丝的大男子主义,让他不愿意当一个抱怨的、矫情的人。他的本性确实是不服的,澳门葡京赌场注册不过他其实不难懂,他的所有对抗和拧巴归根结底指向了这个疑虑:明明是大家让他红的,怎么现在大家又嫌弃他了呢?

新歌发布在即,这是需要做决定的时候,在几次强烈的意见碰撞之后,最终,汪苏泷选择了妥协,他说服自己,去接受制作人的版本,最后后,他得以完成了这个“真香”结局的故事——上线后,《银河》在几个音乐平台都收到了数量庞大的颠覆性好评,《银河》发布后大约有两个礼拜,汪苏泷都在循环播放这首歌,在其中某一遍播放中,他忽然喜欢就上了这首歌的状态。在下一次跟胡皓交流时,他首先感谢了胡皓的坚持。

2015年,《登陆计划》获得了当年中国新歌榜颁发的最佳专辑奖。也是这一年,汪苏泷创作了《年轮》,他从嘈杂的互联网评论声那夺过手枪,打响了这一场舆论的翻身仗。

大致可以这么形容,汪苏泷理解的《银河》是一首温暖的歌,它类似一杯热巧,表现了那种“没有任何争议的好”,但在胡皓心里,《银河》何止是不温暖,它就是孤独的,他想象这是一个自己跟自己对话的geek,正在无尽的宇宙里寻找自己的故事,“这怎么会是一首温暖的歌呢?”

一个具有服务意识的幽默的人。如果你也看过他在《吐槽大会》上的表现,就会很容易赞同这个结论。当年,吴宇森因为拍摄《赤壁》时把周瑜和诸葛亮变成了两个很逗的人而挨了不少骂,但三国爱好者汪苏泷表示看得愉快,他赞赏导演的逻辑,他说,“聪明的,一般都幽默,”他说,“我当然希望我身边的人都是轻松的,这样我也会感到轻松。”

A:我睡眠状况还可以的,我老实讲,有时候会失眠,但那是极少数情况下,并且我安排通告安排任何东西都尽量排在下午,只有实在避不开的情况下我才弄到白天去,所以还ok。

想要制止胡思乱想,从非理智的旋涡里抽身,整晚跑出去跟朋友吃饭是没有用的,还需要足以自洽的逻辑和更不为所动的内心。具体到汪苏泷,媒体人贾维那句“初中生高中生的音乐很少有人做,汪苏泷填补了这部分空白”已经是讲过去的话了,现在,他需要一些更能拿得出手的音乐,来获取更多、更大声的肯定。不过这个部分我们稍后再写,现在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足够认真的汪苏泷,我先问了一点更难回答的事。

汪苏泷,他的天性确实是脆弱敏感的,但他又的确在努力地做一个勇敢的人。这些年,他也因为自己的性格吃了一些亏,但整体上,他还是普遍会认为“人是好的”,然后“会很相信别人”。这是他身上的天真,也许正是这份天真促使他不断回味着那些个困境;这也是他身上的温柔,因为所有困境内的东西,极有可能,就是艺术要表达的东西。

文、编辑 韩哈哈摄影李英武图片编辑刘艺琳

关于上一段开头的那个问题,在差不多五秒的停顿后,汪苏泷说了这样一段话,他最终没有回答自己最想要成为的那个人,但是他讲了讲,自己为什么会做了现在这样一个人。

胡皓说,他遇到过太多的歌手,一有不同意见就说,你不懂我、我最懂自己、我不要这么做,“但小泷起码会试一下,尽管他此刻还没有认同你,但这就是可贵的。”

而这个“私下里”是什么时候呢?汪苏泷说,“当我出了这个公司的门,哦,或者干脆就是在我所有不带妆的时候吧。”

Q:负面的评价会让你拧巴吗?

一个重要、又很难回答的问题。汪苏泷陷入一个短暂沉默。不妨趁着这几秒的空隙,先来看看他已经成为了一个怎样的人。

A:短暂的快乐是有的,比如打游戏啊,打麻将赢钱了,都有可能。我前阵子状态不好,我就去旅行了,带我妈去了一个岛,然后我们租了一个大house,我每天晚上拿着录音机在海边看海,觉得更丧了哈哈哈。如果你自己的心态不调整过来,你做什么都是没用的。我的方法是用新的问题去解决老的问题,你正在愁这件事的时候,有一个更大的事来了,你可能就是去忙那个了,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。

从很久以前开始,去影院前,汪苏泷都会习惯性地看看豆瓣评分。他说,有一句流行的夸奖别人的话叫“A导演比B导演好了一万个C导演”,可大多数情况是,A、B、C都是好导演,都有好作品,也都有不好的作品,只不过在这个时代,这样的比较成为一种惯性,夸一种事物的同时总要贬低另外一种事物。

Q:关于音乐你最近有什么思考吗?

这是一张让汪苏泷和胡皓都十分骄傲的专辑,但还有过一个少有人知的插曲:在《登陆计划》首播主打歌《银河》的制作上,汪苏泷曾与胡皓产生过分歧。

Q:你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?大概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个想法?

Q:有没有什么东西或者做什么事能让你瞬间开心起来?

说到底,是自己爽了最重要,还是让别人舒服更重要,这是每一个创作者都会面临的问题。汪苏泷,他的本性希望一切都能按他自己想的那套来,但他身上的敏感,或者说教养,又推动他去关注别人的感受,让他做出许多妥协。不过,对于一个还在成长中的创作者来说,这样的妥协,并不是完全的坏事。

2019年7月5号是个小雨天,这天下午三点,我见到了汪苏泷。这里是帝都东三环,大象音乐里一间会议室,汪苏泷刚刚完成妆发,桌子上还有没来得及收走的紫菜包饭和可乐,他遵循习惯,将工作安排在下午。

2015年,专辑《登陆计划》出世,为了得到最好的效果,汪苏泷和团队去到流行音乐最发达的美国录制,《登陆计划》里第一首歌《奇怪》开头的Horn Section(铜管声部)就是由当时美国百老汇的管乐团演奏的。

得奖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,想通某件事也是。不过,这个场合里还发生了第三件难被察觉的让他开心的事:回到北京,汪苏泷打开行李箱,他的奖杯没有碎。

Q:有什么能让自己放松的东西或方法吗?

关于吃饭。大部分成熟的(或者说职业的)艺人在吃饭/加餐/约饭前都愿意先问问经纪人,比如今晚可不可以吃个夜宵,周末能不能请团队大家吃个饭,可汪苏泷是个“大小决定都不愿意告诉团队”的主,他有着自己的朋友圈,他自称“沈阳美食博主”,因为想把工作和生活“分得很开”,私下里,他和自己的工作人员几乎不见面,大象音乐里的通常画风是,第二天一来,工作人员说“昨天谁谁谁在哪哪哪吃饭,说又看见你了?”,汪苏泷就嗯嗯啊啊着应付过去。

「 2019年8月16日 张静初 」

胡皓说,普通的情歌多了去了,现在《银河》有机会成为一首不普通的、具有独立气质的、甚至是拥有瑕疵美的、能让别人刨除偏见的歌,“翻身之作”,为了说服汪苏泷,他甚至用了这个词,“那么,为什么不呢?”他用制作击碎了汪苏泷的脑补——不是那种弦乐慢慢起来后转接一段美妙间奏的没有任何争议的音乐,《银河》里有许多小小、刺刺的杂音,行至中段,还有一声毫无预警突然出现的鼓,胡皓还花了大力气在开篇设置了一段摩斯密码,那些滴滴答答,翻译过来其实是“I'm in the galaxy,where are you?”

,,

相关文章